卷帘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卷帘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老九短篇故事集12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47:53 阅读: 来源:卷帘机厂家

霍尔马二楼雅间房顶的灯泡,啪的一声被砍碎了,老资格在黑暗中,朝着我和林小六大声喊道:“注意点苗子!(自己人)豁出去的干!”

一道人影朝着眼前躲在雅间门后,手中拿枪的小子砍去。没错!我看的很清楚,人影是一位身穿古代盔甲模样的人,耳中传来一身惨叫“啊!!”

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,奇怪的问向老资格,当然了,房间里没有亮光。我眼前黑漆嘛唔的什么也看不见,只能凭着刚才老资格说话的位置喊去:“咱们有苗子进来支援?怎么多了一个人!”

“啊?不...你他娘的看花眼了!”老资格想说“不可能”只说出来一个不字,后面的两个字他又给咽回去了,估计他也不相信会有支援。

楼下吵吵嚷嚷的,有人大喊道:“警察来了!”我们五个人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,虽然对面的人没有几个人受重伤,但是帮派之间的效果算达到了,什么效果?名利之争,靠拳头打出来名气,才能被人们永远的记住。

我的地位还不能控制黑暗,我只算是挡住太阳的一片乌云,顶多算是乌云中的一粒微尘,微不足道的一粒微尘,警察手里拿着老式装电池的手电筒,快速冲到了二楼,嘴里喊着:“不许动!都蹲在地上!”

一道刺眼的光芒照在了我的脸上。霍尔马二楼的我们四人,被警察全部逮捕。被鸟枪击中胸口的兄弟,恐怕是凶多吉少,直到许多年以后,我听人提起过这件事,当年那位兄弟在被送去医院的路上时,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。

警察局内部:一位年龄在20多岁的男警官,脸上露出鄙视表情问我:“交待一下砍人的过程!说说吧,怎么处理?”

我被带到了一间没有窗户的审讯室,坐在老虎凳上,眼前是一张办案用的桌子,还有那位年轻的警察,我的手腕并没有戴手铐,因为年轻人打架很正常,有两种解决办法。第一条,找人去医院谈赔钱。

第二条警察处理这件事,后果无非就是被送到看守所,然后等待判刑后,被送到劳教所。“12般若组织”在本地很有名气,在我们刚进派出所时,谈判的人已经到达医院了。

我心里没什么好担心的,恶人都有一个通病,那就是像疯狗一样,张开嘴先咬对方一口。我语气平淡的对着警察说道:“那帮人手里有鸟枪,已经扰乱社会治安了,我们只是一群小老百姓,他们才是无恶不作的杂碎!”

办案桌旁的警察,摇了摇头苦笑说道:“人呐,总喜欢说别人怎么坏,怎么恶!你是什么好鸟吗?刀都砍断了,还造谣说他们是坏人!你们是老百姓?”

我喘了口气,语气依旧平淡说道:“你们的林子也不小,都出过什么样的怪鸟?”我并不是想嘲笑警察,而是在我耳中也经常能听见警察贪污,一筐子新鲜鸡蛋,难免会有几个黑的冒泡的臭鸡蛋。

“你有种!说说吧,你们跟他们有什么过节?你只需要跟我交待怎么砍了他们,如果你想多跟我聊一聊,你是哪个帮派的人,你们帮派都干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,我也有兴趣听。”警察说完这句话,朝我看了一眼。

“抽烟吗?我姓刘,你的案子占时我来负责,咱们节省点时间,你别跟我兜圈子,我不跟你打官腔,大家都是明白人。”眼前的这位年轻警察,明显是在学着老警察一般办案时,教育的说词。

这招虽然有点套近乎,但是对于社会人来讲,基本算是很管用的招数了,因为自己觉得得到了警察的尊敬,谁会管他内心里是不是真的尊敬你?

“来一根香烟,咱们聊聊吧。”我已经没有抵触的心里防线,眼前脸上露出微笑的年轻警察,掏着口袋里的香烟,正朝着我走来。

审讯室的门猛的被人推开,走进来一位年龄大概在50多岁,胡子拉碴,脑袋上头发稀疏,身材微胖的一位男警官。

朝着正准备给我掏烟的警察,比划着一个手势,手指在自己脖子划了一下,我用眼睛余光扫到了老警察的手势,心里瞬间就明白了,霍尔马餐厅这票出大事了!

这种手势我曾经在社团中,见过无数人都比划过,手势代表的意思是“杀!”难道有人被砍死了?我带着轻蔑的口气问了一声:“死了几个?”

老警官眼神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表情很认真的问向我说:“你们几个人里面,谁拿的大刀?”

老警官这一句话突然把我问糊涂了,谁没事干拿大砍刀?黑话都清楚,刀分为两种,一种刀是小砍刀,长度在一米左右。还有一种是大砍刀,类似于关公刀,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大型杀伤力冷兵器。

“没人使用大砍!在屋里打架,谁会傻到用大砍!”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脑中出现了一位身穿古代盔甲诡异的人影,当时在霍尔马餐厅吊灯被老资格挥刀砍碎以后,我眼前的确出现了一位陌生的人。

老警官听完我的解释后,示意年轻的警官先离开审讯室,看样子老警官要插手这件案子了,一根香烟递到了我面前,老警官语气平淡对我说道:“抽根烟!抽完了,我给你把手铐戴上。”

我猛吸了一口香烟,吐出一道白烟,朝着面无表情的老警官问道:“事很大?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?”

老警官眼睛微微一闭,视乎是有什么心事,然后小声告诉我说:“你们的事情很大,可以算本市的重案了,省里的公安局要来处理你们的案子。”

我默默的点了点头,嘴角露出微笑说道:“死了几个?”

老警官一本正经的询问起我:“霍尔马餐厅打架的人数,应该不止你们5个人吧,你们的刀手是谁?这件案子死了七个人,你们手里的砍刀,跟死者的伤口完全比对不上,能跟我讲实话吗?”

“划拉”一道火柴发出的光芒,在我眼前发出微弱的亮光后,老警官又给我点燃了一根香烟,然后简单的对我说了几句话,明确暗示我霍尔马的事情很严重,虽然我还是未成年,但是死了7个人,我还是不能逃避法律责任!

(老规矩,想看就留言,20条留言将开启大结局。)

破损光伏组件回收南昌正规光伏板回收单位

连云港pvc地板厂家办公室PVC地胶

卫生院污水处理设备废水污水处理设备厂家销售

钢筋笼焊机全自动钢筋笼滚焊机报价钢筋笼滚焊机优势

气调包装机牛肉卷充气保鲜包装机厂家供货

亳州地下管网HDPE双壁波纹管铺设所需条件

南宁艾默生电源模块石家庄华为48V开关电源

常压露点仪合肥压力露点仪供应商

2吨扫路车厂家哪的好

医用保温冷藏车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