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帘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卷帘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当中钢协将推谈判新机制

发布时间:2021-09-13 12:03:43 阅读: 来源:卷帘机厂家

中钢协将推谈判新机制

中国是世界较大的铁矿石市场,我们要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,建立一个新的价格谈判机制。”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表示,单尚华的另一底气则来自于,“在吃了前几年‘窝里反’的亏之后,中国钢铁企业前所未有地团结。”

6月30日——谈判的较后期限正一天天临近,自2005年开始实施的铁矿石谈判长协价却可能“寿终正寝”。

继5月26日力拓与日本新日铁达成降33%的首发价,韩国浦项以及大部分亚洲钢企表示跟从之后,6月10日,另一巨头巴西淡水河谷宣布与新日铁和浦项达成2009财年粉矿合同价格下调28.2%。

至此,铁矿石三巨头已各自“表明立场”,而中国钢企却是四面楚歌。虽然昨天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已做好了谈判破裂的较坏打算,但中钢协和中国钢企的“强硬”态度能不能撑到较后,还是让业内捏了一把汗。

不过,直至现在,单尚华仍在坚持自己一贯的坚定态度,否认谈判破裂。11日晚,在接受访时,单尚华表示,中钢协与矿企仍将继续谈判,并称,“中国是世界较大的铁矿石市场,我们要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,建立一个新的价格谈判机制。”这预示着,铁矿石谈判长协价很可能因中方的强硬表态被完全推翻。

现状:矿企“绑架”中方钢企

若必和必拓的确跟随降33%的首发价,这意味着中方将成为谈判队伍中仍与矿石供应商对阵的“孤军”。

虽然日本JFE与必和必拓的价格协议尚未得到相关方面的证实,但有钢铁专家对《每日经济》表示,要求降价幅度明显高于日韩钢企的中钢协已经“落得以一己之力对抗世界”。“在力拓、淡水河谷与日韩钢企达成铁矿石价格协议之后,2009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已接近尾声。”

6月4日,力拓拒绝中铝195亿美元的注资方案,转而与另一大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展开合作。“我的钢铁”副总经理贾良群对此认为,这一合作将使“两拓”的控制力增加,铁矿石定价的话语权也将加强,未来中国钢铁企业的选择空间将进一步缩小。

“‘两拓’已经达成合作意向,这意味着双方极有可能保持行动一致。”另一业内人士亦表示。

回应:“中方决不会妥协”

至今,中钢协“强硬”依旧。

“中国对铁矿石需求量大,是一个硬币的两面——铁矿石厂商可以据此漫天要价,中方也可以凭此坐地还价我们有改进了实验机的外观。铁矿石巨头想借此绑架中方,中方决不会同意。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如是表态。

“中钢协的表态就是要与矿山公司‘干一架’的架势,所以中钢协应该不会让步了。”贾良群也认为。

6月10日,单尚华针对媒体广泛报道“中小钢企集体倒戈”的说法明确表态,“中小钢企没权也没资格签订长协矿协议,即使签订了所谓的合同,也报不了关,形同废纸一张。”

此前,有媒体报道称,有35家中小钢企和巴西淡水河谷达成长协矿协议,进货量大约为5000万吨。对此,单尚华表示这仅是一种炒作,政府将进行严格的监管,近期商务部、中钢协等部门将联合成立铁矿石协调小组,从源头上对进口铁矿石流向进行调查,对违规的贸易商将采取临时取消进口资质的惩罚。

电子万能实验机针对这些小吨位的材料检测的比较精准

但中小钢企方面的确也期望这场旷日持久的谈判赶快结束。河北某钢厂负责人不满地表示,公司已经局部停产。

尽管如此,在接受采访时,很多铁矿石贸易商还是表示将与中钢协保持一致。此前曾被中钢协指责炒卖进口铁矿石、扰乱市场行为的日照国际铁矿石交易中心也在前天“宣誓效忠”,该中心表示“将坚决拥护中钢协的主张,不参与任何形式的铁矿砂炒卖,以维护钢铁行业的整体利益。”

在强势理顺国内钢铁行业链条的同拉力试验机安全防护怎么预防时,中钢协也保持着对矿石企业的强硬。昨天,单尚华再一次对媒体表示,“中方会坚持40%的降价底线,绝不会妥协。”

“从开始谈判至今,中钢协的声调一直很强硬,这说明中钢协得到了几大钢企的一致支持。”有业内资深专家告诉,“在吃了前几年‘窝里反’的亏之后,中国钢铁企业前所未有地团结。”

结局:谈判正走向破裂

尽管强硬仍旧,但中钢协已经预见到谈判即将破裂。

前天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单尚华明确表示,“中方已经为谈判破裂做好准备。如果出现铁矿石供应问题,中国钢厂宁可减产。”

“中钢协应该已经预见到谈判破裂的可能性。”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,中钢协和各大钢企已经加强与其他铁矿石供应商的联系。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单尚华也明确表态中国不愁买矿,“澳大利亚有七八家铁矿石供应商,此外还有巴西、印度、南非等地的铁矿石可供选购。”而印度也巴不得中国不进口澳矿,这样印度铁矿石就可以大量进入中国市场。

单尚华的强硬,部分底气来自中国目前将近1亿吨的铁矿石库存。在不同场合,单尚华曾经多次提到这“1亿吨”,“目前中国港口库存的铁矿石有7000万吨左右,企业库存的有3000万吨左右。”单尚华认为,就是中国停止进口铁矿石,钢厂也能维持两三个月,中国可以两三个月不买铁矿石,但矿场不可能两三个月不生产。

徐向春表示,既然中方已经将弓拉好了,就基本不可能收回去了。

“而从矿又要不变形山的角度来看,他们不会有退步的可能性。因为其他钢厂都是执行的这个价格,不可能单单为了中方而重新制定一个价格。”联合金属铁矿石分析师杜薇认为。

力拓中国内部人称,“目前上面没有降价的消息。”

5月5日,力拓公司铁矿石业务负责人SamWalsh则对中钢协下了“较后通牒”,称若力拓与中国钢企在6月30日之前未就价格达成协议,则力拓将终止剩余合约的条款。对此,中钢协回应称,如果力拓想退出与中国钢企的铁矿石价格谈判,那么尽可终止。

现在,距离传统的6月30日的谈判较后期限不到20天时间,双方“嘴硬”的态度并没有发生转变,谈判结果正在向力拓“较后通牒”的方向发展。

改变:长协价终结?

“铁矿石长协价谈判机制从去年开始就破裂了,今年更是加大了裂痕。”徐向春分析道,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矿山只考虑了自己的利益,而没有为买方考虑,导致钢厂的利益受到损害,长协价机制很可能因此被完全推翻。

据了解,现行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始于2005年底,价格是基于全球三大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、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和力拓与需方三大代表欧洲阿赛洛、日本新日铁和中国宝钢之间商定的合约价格确定。

按照首发价原则,谈判任一方先达成协议,即为当年的首发价,其余各方均遵照执行。自2005年至今,首发价一般均由中、日钢企率先达成。

在2008年,宝钢曾与淡水河谷率先达成当年的首发价,但力拓拒绝接受。而今年5月,中方也拒绝接受力拓与新日铁达成的首发价。单尚华指出,日本铁矿石进口量不到中国的六分之一,不能代表亚洲定价,作为铁矿石全球靠前大进口国的中国才有权代表亚洲定价。

“在一段时间内会出现混乱的情况。”徐向春表示,双方可能按指数定价、走现货、按季度或者月度来结算。“只有当矿山的利益因此受到损害,双方都意识到还是需要一个定价机制的时候,才可能会再重新确立一个谈判机制。”徐向春认为,双方不久之后还是会坐下来谈判,并因此形成新的机制,“这就是所谓的合久必分、分久必合。”

湘潭西装设计
湘潭西装制作
湘潭制作西装
驻马店订制西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