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帘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卷帘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移动再造WPS曲线超越微软之后对手是谁新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5 22:15:32 阅读: 来源:卷帘机厂家

在执掌WPS的11年间,葛珂经历了前有微软、后有盗版的艰难时期,经历了PC软件的式微、移动应用的崛起,从老金山的工程师文化断腕转型产品文化,又跟随舵手雷军“革自己的命”,走向运营文化和“粉丝”文化。相比起时时被微软压制的PC软件时代,在移动端,全球累计用户约5亿、日活跃用户数超过7200 万的WPS移动版已夺取时间窗口。

金山葛珂

前路无人,葛珂和他带领的WPS已没有可供超越的对象,而这才是真正的挑战。

一、移动端爆发:曲线超越微软

“真正的纯软件市场已经过去了,当你看WPS/Office产品时,看起来还是一个软件,但整个运营思路都应该向互联网迁移转化。”

葛珂正式接手WPS业务是在2004年下半年。在此之前,他跟随雷军做业务多年。在之后的Office 2005版本,WPS宣布个人版免费,对于该策略,当时的坊间传闻称,“反正也赚不到钱,免就免了吧”。

“其实那时候钱已经慢慢挣到了,包括一些政府采购,我们心里想的是有什么机会能后超越微软,如果在微软体系下和微软竞争,结果可想而知,永远只能做千年老二。所以我们第一个互联网的尝试就是个人版免费,希望走‘软件免费+流量增值’的变现模式。”葛珂解释。这个开历史先河的免费模式并未能成功扳倒微软,很长时间里,WPS一边向微软制定的办公软件标准靠近,一边通过付费模板、广告投放等增加收入。直到2011年,雷军留下一句斩钉截铁的话:“未来是移动互联网的世界,移动是必须要走的路,每个单独业务到底怎么走说不清楚,但是无论如何当下要把脚踩到移动互联网去。”

当时雷军已创办小米,尚未正式回归金山,只是作为金山大股东之一。他的判断直接成为金山软件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总动员。2011年3月,WPS开始启动移动项目,规模很小,不超过10个人。

“我们当时拍脑袋说,既然雷总说要做,我们就做吧,于是就把最擅长的office软件移植到了移动端。”葛珂回忆。

最初版本的WPS移动版,采用的是“移植”的设计思路,换言之,产品并非为了原生的移动应用而设计,而是为了方便用户进行跨屏使用,在移动设备上,用户可以看到和PC几乎一模一样的文档、图表和PPT。

“在这种过渡时期需要这样的产品形态。”葛珂说,“早期安卓发展过程中,大部分手机只是一个附属设备,并不是主要的计算设备,必须完美兼容PC,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包袱,但同时这也是一个过渡。如果在那个时间点完全采用全新的移动APP,我觉得这条路会非常难走,用户不一定接受,使用习惯还没有形成。”

这个凭着直觉往前冲的项目组很快迎来了爆发期。2011年,智能手机的出货量首次超过PC出货量,中国手机出货量达4.55亿,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.18亿,超过以往历年的总和。其中,Android设备异军突起,占比过半。

从2011到2015年间,WPS移动端用户数基本保持每年2-3倍的速度暴增。截止2014年底,WPS移动版在Google Play商务类软件下载排名保持全球第一。

从另一个角度说,这种速度的暴增或许也得益于老对手微软的姗姗来迟。一直到2013年6月,微软才发布iOS版Office应用,次年推出iPad版Office,又过数月,终于推出安卓版Office应用。直到2014年2月现任CEO纳德拉上台,微软才真正转变“售卖软件授权躺着赚钱”的形象,开始提出“移动为先云为先”。

对此,葛珂认为原因有二:“一是微软背了很多PC的包袱,在转向移动的时候不够坚决,二,我觉得微软在移动化上有自己的考虑方法,更注重对他自身营业模式的重构,你会看到,微软做移动产品有点奇怪,一会儿说云服务,一会儿又说邮件,一会儿又推Office,把Windows系统在10寸以下设备上的额使用免费了,等等。这更多是基于微软的大体量、多产品结构进行重组,这个重组过程是非常成功的,但是如果说今天移动互联网办公的引领者,我认为微软也没做到位,从他的产品线看不到。”

PC时代穷尽心力而不得的超越,最终在移动端曲径实现。当WPS前路无人,葛珂意识到,更严峻的创新挑战到来了。

二、进阶的WPS+:办公软件产业链

从去年开始,WPS移动版开始从“跨屏移植”思路进阶到移动场景的深度适配。

“最近一年半我的开发思路调整向‘数据的分享型’,以多屏互动和云数据存储为核心。”葛珂说。举例而言,手机版WPS可以通过云端和TV版WPS实时互动,“比如说今天开会,我不用专门上去把笔记本拿下来,我接上手机立刻可以进行投影,并且显示我在云端的存储数据。”

一方面,WPS鼓励用户进行关联账户登录,包括微信账户、QQ账户等等;另一方面,WPS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开发手机阅读模式,可根据设备进行自动设配。从功能层面,传统Office软件的开发方向是更贴近移动场景,让用户使用的时候实现更多可能性。

“围绕移动场景的移动特性去做,但是,今天的移动版Office是不是就代表了未来的办公形态?我觉得不是,这是一个发展过程。”葛珂说。

最难的部分不是产品形态的实现,而是精准推测用户习惯的改变。以印象笔记为首的全新移动办公产品,提供了另一种产品形态的可能性。

此前在饭桌上,一位行业大佬跟葛珂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你们为什么不做一个note产品呢?”

葛珂考虑了很久,最终没有涉足。“印象笔记相对Office更符合移动化,我是同意的,它是轻量输入,有他的价值,但是其实今天印象笔记也有他的问题。这些创意性的想法还没有到一个真正能形成主流的、系统的、或者说真正能够落地的应用。它更多吸引的是垂直层面的用户。”

而商务应用需要完整的产业链,PC时代以微软体系为核心的成熟办公产业链,在移动端进行培育仍需时间。

“比如说,你要做实时沟通,咱俩加个微信搞定,不需要任何第三方程序,但是如果我们今天是两个商务用户,进行商务交流除了Office文档,我可能还需要文件、需要后台的云存储服务、需要数字签名认证、需要加密,这意味着,要想实现整个新移动办公场景的更丰富更完整化,它需要更多的支撑,需要从PC完整的产业链向移动端的迁移。”

今年开始,WPS开放接口给做企业应用的公司,尝试进行整合。今年初,WPS提出了“WPS+云办公平台”,即面向企业级客户,基于云计算、跨平台、多应用、可拓展的一站式云办公解决方案,旗下产品及服务包括:WPS Office、企业邮箱、WPS云文档、企业IM、企业通讯录、团队协同等等。

走到2015年的关口,移动设备的出货量已经日渐饱和。这意味着,获取单个用户的成本不断攀升,WPS移动端的变现开始提上日程。

“其实以我们的用户量要简单商业化还是很容易,但是不能太粗暴。”葛珂说,“雷总也催着我们多考虑一些商业化的问题,他看到整个移动商业化已经走向成熟,比如金山集团的另一个子公司猎豹移动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”

移动设备的屏幕大小有限,简单复制PC端广告投放的模式已不合适。WPS权衡之下的尝试是,接入多个大型广告平台,通过用户数据标签进行精准投放。

“我们鼓励用户在登陆使用WPS,比如你用的是微信的账号,就会有这个用户的部分标签,如游戏玩家、视频爱好者、还是追美剧的人,我可以根据这个用户定义帮他推荐一些类似于游戏的应用。”

数据一部分来自WPS内部,一部分来自外部平台,双方在隐去隐私内容之后、保留标签部分进行交叉互补,以提升准确度。

葛珂表示,并没有一个变现的推进时间表。“一方面要让变现能力越来越强,包括对用户移动的分析,一方面我还要平衡用户的实际使用感受,不要干扰用户,甚至我们还要帮助用户提出效率,这两者之间要做一个平衡性。”

三、脱胎换骨的文化再造

当2011年雷军出任金山董事长时,他面临的是这样一个公司:当一线开发人员提出一个需求反映到求伯君时,中间要历经五级以上的汇报级别,决策周期漫长。

而现在的WPS,CEO葛珂某种程度上就承担了“产品总监”的角色。几个高层管理者分别负责几大块业务,产品经理找到一个需求痛点,直接向葛珂或其他高层汇报。

“当然你不能说光有idea就跑过来,你得做一些用户调研,或者看一些用户趋势,最关键的是拿数据给我看。我们允许小team,你甚至不需要跟我说,你自己开始做一个产品,通过一个小范围用户投放,拿到反馈后告诉我说看用户喜欢这个。更多的时候,我帮助大家把控整个产品的基本走向,有些不必要犯的错你别犯,我非常尊重每一个产品经理独特的思维和创意。”

这两者就是工程化开发和互联网开发的根本区别。过去的PC软件倡导踏实稳健的工程师文化,四年开发一个office版本,软件形态在数年间变化甚小;而瞬息万变的移动时代,产品按月、按周迭代,这要求开发者要尽可能贴近用户,根据用户需求变化快速反应。

这可以被理解为对“试错”的鼓励。“你不能做一个东西,半年之后告诉我这个错了,这是公司成本无形的浪费,一个idea如果半年内拿不到用户反馈,这是在闷头造车,那是工程师文化。我们倾向于小而零,把重的东西要分拆出来,用户最痛什么我先做,然后慢慢丰富起来。”

这种思路仍然来自雷军的“专注、极致、口碑、快”。葛珂说“把用户需求像针一样扎透,才能快起来。”

不可否认,WPS的公司文化转变,几乎与雷军的思维演进同步。

WPS的母公司金山软件集团成立于1988年,当时招聘的员工多是业界最顶尖的程序员,包括雷军在内,最后走向管理岗位的人,均是九十年代到2000年初期最优秀的工程师。“金山骨子里就是工程师文化,竞争对手微软则比我们还要工程师文化,不像2000年以后成立的门户、电商、社交、视频等等,招聘来的人都是搞互联网的。”

金山因工程师文化而崛起,也因工程师文化而茫然。互联网时代遇难之后,终于在雷军的点拨和推动下,开始自我反思,内部称之为“思维格式化”。

“雷总的学习能力极强,你看他带领的团队,从早期的工程师文化、到后来雷总力推的产品文化,到今天的运营文化,小米已经走向了更进一步的粉丝文化。今天变化速度这么快,很多公司已经被大浪淘沙淘掉了,诺基亚、摩托、柯达……,不是他们公司不好,他们在他们那个时代已经辉煌过,难道他们管理不优秀吗?不是,只是时代在变化。”葛珂说。

对葛珂来说,更可操作性的做法是将产品决策权不断下放到更年轻一层,“这是一个不断贴近用户、贴近市场、不断接上决策链的过程。”现在,WPS的产品经理几乎都在30岁以下。有一次在观看演唱会时,坐在葛珂旁边的90后女生通过手机和朋友实时分享,“打字速度简直运指如飞”。

他意识到,“这绝对是我们这代人不行的。也许年轻一代人,他们一上来的第一台设备就是手机,他们天生就接受这种虚拟键盘,这个时候如果你不够年轻化,也许在这个市场就滞后了。”

“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,WPS的前面已经没有别人了,前面只有对移动互联网办公、或者移动新趋势的预期判断,对用户使用习惯趋势转移的判断,就是你怎么敏感抓住并快速实现用户需求,这是最大的挑战。这个挑战背后,我们需要一个非常灵活的、快速反应、快速实施的团队,甚至需要超前性的眼光。”葛珂说。

预约挂号平台网上预约

海外就医中介

挂号协议

预约挂号平台合作